欢迎登陆联合普法网 现在时间:2023/11/30 9:37:34
位置:首页 - 法制要闻
联合普法网| 职校学生实习,误入赌场服务,找工作的法律风险需警惕
发布时间:2023/10/6 阅读:174

孙晓婷是在长沙乘坐地铁时,突然被戴上手铐的。8月8日下午,运行的地铁上,两名警察走到她的面前,告知她上了网逃名单,并给她戴上了手铐。周围的乘客都盯着她瞧,三站后,她被带出了地铁站。


“我回国后一直在长沙工作,从没有逃过。”孙晓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被关进了看守所,8月10日,两名河南信阳警察来到长沙,告诉她在菲律宾从事的工作涉嫌开设赌场罪。


孙晓婷这才明白过来,六年前,19岁的她从常德市海乘职业学校(下称海乘职校)毕业,经学校介绍远赴菲律宾工作,两年后回国。又过了四年,她突然被河南信阳警方拘捕。孙晓婷交了5000元保证金,退赃1万元,被允许取保候审。


孙晓婷案并非个案,海乘职校的毕业生中,还有多人经学校介绍到菲律宾工作,回国后在深圳、长沙、常德等地被捕。他们中有的已经获刑,有的已被起诉,有的则被取保候审。


海乘职校法定代表人邓广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学生们在菲律宾的工作是校方推荐的,但对具体的涉案工作,学校不知情,这份工作是该校通过中介办理的。

这份工作是什么,学校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与中介公司、菲律宾公司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这些问题亟待回答。


到菲律宾去


今年8月,除孙晓婷之外,至少还有五名海乘职校毕业生被警方带走,均涉及河南信阳警方侦查的“九州娱乐城”跨境赌博案。目前他们均在交纳保证金后取保候审。


相关起诉书显示,2021年5月7日,信阳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侦办涉及“九州娱乐城”特大跨境赌博网站部分代理及窝点工作人员的案件。涉案学生在菲律宾入职的收米咨询公司,系九州娱乐城赌博网站旗下公司。涉案学生从事的工作,是负责发展中国大陆赌客到该赌博网站进行网络赌博的违法犯罪行为。


有的涉及该案的海乘职校毕业生已经获刑,王莎莎就是其中一位。7月14日,她乘坐飞机在南方某机场落地后,被两名警察带走。8月28日,因开设赌场罪,她被信阳市平桥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现在在缓刑期间,每个月要去自己居住地长沙某司法所报到。


今年3月,另一名海乘职校毕业生杨丹也因涉及上述案件,被信阳市平桥区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她的判决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她入职菲律宾马尼拉九州娱乐城赌博网站旗下的收米咨询公司推广部、后勤部,负责发展中国大陆赌客到该赌博网站进行网络赌博,后从该网站以工资等形式获得非法收入16万元。


毕业生们为什么会去菲律宾,在那里究竟从事什么工作?目前在取保候审阶段的毕业生李晓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6年毕业前夕,班主任胡海燕在班级QQ群里说,有一个去菲律宾做客服、文员的工作。这批几乎都出生于1998年前后的毕业生,当时刚刚成年。他们表示,因为是学校推荐的就业机会,才去了菲律宾工作,并对此充满期待。


常德市海乘职业学校将学生推荐到菲律宾工作,导致多人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抓。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多位涉案毕业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到达菲律宾后,他们的护照被公司收走统一保管,经过一段时间的“业务培训”后,分到了推广部,“入职前,还签了一些字,不知道是不是合同,具体条款也记不得了”。


孙晓婷称,在推广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用微信、QQ联系一些赌客(主要来自中国境内),下载九州娱乐的App,在该平台下赌注。每个月公司都会分派任务,完不成要扣工资。“不扣的话,月薪大概是6000元,因为很难完成任务考核,能拿到手的工资只有四五千元。”


这些涉案毕业生称,公司告诉他们在菲律宾做这个工作是合法的,业余时间也可以跟家人联系,中间也能回国探亲。但不可以对外透露公司信息,不能跟家人说工作性质。


李晓寒回忆,工作几个月后,他因不适应话术,曾提出辞职,公司要求他赔偿两万多元。“我赔不起,他们就给我调岗,到了后勤保障部,干一些打杂的活儿。”2017年,在菲律宾工作一年多后,公司才允许李晓寒回国。


孙晓婷也表示,她曾中途申请离职,也因为被公司要求赔偿等原因未能离职。直到2019年11月,工作大约两年后,她才顺利回国。


广东凯行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律师邱文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即使赌博或组织赌博在境外一些国家或地区属于合法行为,但根据我国《刑法》的“属人原则”,只要是我国公民在境外组织赌博,就触犯我国刑法构成犯罪。


《中国新闻周刊》尝试联系河南信阳警方了解案情,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应。目前,官方尚未公布涉及该案的海乘职校毕业生具体名单和数量。海乘职校法人邓广周曾表示,已经立案处理的学生有十多人,“这些学生是在2016年至2018年不同批次去的菲律宾”。

学校的角色


邓广周曾对媒体解释说,介绍学生去菲律宾工作,是学校通过深圳市海欣恒投资管理公司办理的,“当时说过去从事酒店管理、文员等行政工作”。


这份工作不是学校直接推荐的,而有一个中介公司,这一信息,当时的学生们并不知情。


2

018年12月,邓广周及其妻子翟怡(在该校做财务)、涉案毕业生的班主任胡海燕曾前往菲律宾看望过这些学生。邓广周后来对媒体表示,他当时也感觉不对劲,但赌博在菲律宾是合法的,“所以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没再安排学生过去”。


海乘职校与深圳市海欣恒投资管理公司各自在此间扮演何种角色,校方究竟是否知情,这是该案中需搞清的疑点。


爱企查显示,深圳的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胡振军,2019年4月注销。其经营范围包括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受托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不仅公司名字中无劳务派遣等字眼,经营范围中也未提及劳务派遣。


邱文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一家公司从事与其经营范围不相符的业务,知情者可以举报,市场监督部门去查证后,也应给予其相应处罚。2017年8月7日,该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福田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目前,该公司电话已无法接通。


有海乘职校内部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最初是该校负责招生就业的沈爱民与深圳公司取得联系,然后邓广周拍板同意,进行了合作。


沈爱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家中介不是他联系的,邓广周之前是否与该中介公司有往来他也不清楚,“我当时在海乘职校主要是安排学生出国到邮轮公司上班”。


据多个消息源,当时,海乘职校只有一个专业,就是海乘。公开信息显示,海乘职校成立于2005年,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该校宣传片称,毕业生们在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就职于海洋绿洲号、处女星号等众多豪华游轮工作。学校以海乘为专业特色,曾获得湖南省商务厅颁发的“外派劳务特色培训基地”、 常德市教育局颁发的“特色专业建设先进单位”。“走进海乘学校,你就等于踏上了一艘驶向碧海的国际邮轮。”


海乘职校一名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校生源基本都是常德本地人,“外地的学生,两只手都数得过来”。孙晓婷说,学生们去海乘职校就读,主要是因为该校当时许诺可包分配工作,学海乘专业考取国际海员证后,到邮轮上工作,“听上去非常高大上,就业也有保障”。


即使是2016年那届毕业生,也有人去了邮轮工作。而李晓寒等人则在看到班主任胡海燕发的菲律宾工作信息后,决定去菲律宾。


不过在李晓寒的回忆里,吊诡的是,当时胡海燕提出,要做这个工作需要交11500元给学校。“那时年龄太小,懵懵懂懂的。家里人听说是学校介绍的工作,又是正当职业,也没多想,就交了这笔费用。”李晓寒说。


孙晓婷等多人也表示,他们为了去菲律宾,也向学校交了这笔“上岗费”。孙晓婷出示的一张收据显示,这笔款项由法人邓广周开具,时间为2017年4月21日,邓在上面写了“学费”二字。


针对这笔款项,邓广周对媒体否认是“上岗费”。他称这是学生补缴的学费和代深圳那家劳务中介公司收取的出国签证费、体检费、机票等,“当时财务放假,我代收一下,后来学生没来财务开票”。


常德市教育局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该事件发生时间距今比较远,历时较长,教育局正在对前期毕业的学生进行排查。目前,经初步核查认定,学校存在违规收取实习实训费、违规推荐就业等问题。学校推荐学生就业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相关证据摸清后,会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不过,邱文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海乘职校推荐了相关工作,就意味着他们在为学生出国务工的行为背书。“特别是校方明知这是一家对外标榜为投资机构的公司,却挂着中介公司的牌子,本应更加谨慎地去对待,相反却依然与其合作,学生又会天然地相信学校的背书推荐。校方对该中介机构把关不严已是事实。”


邱文龙说,如果最终公检法机关认定,校方与这家中介沆瀣一气,明知学生出国是做与赌博关联的工作,那么中介公司和校方相关负责人就可能成为开设赌场罪的共犯而涉嫌刑事犯罪。如果查实他们合谋骗取了学生钱财或者有其他的犯罪行为,还将涉嫌诈骗罪或其他相关罪名。“具体什么罪名,还要看他们在这条利益链条上具体扮演什么角色。”


多位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日,邓广周夫妇及胡海燕已被拘留。



常德警方正对海乘职业学校学校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开展调查。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劳务中介的江湖


海乘职校事件引发了舆论对劳务中介机构的关注。事实上,《职业院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明确,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有偿代理组织、安排和管理学生实习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规定:“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应当加强对实习实训学生的指导,加强安全生产教育,协商实习单位安排与学生所学专业相匹配的岗位,明确实习实训内容和标准,不得安排学生从事与所学专业无关的实习实训,不得违反相关规定通过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劳务派遣单位,或者通过非法从事人力资源服务、劳务派遣业务的单位或个人组织、安排、管理学生实习实训。”


不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商学院教授范黎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实践中,因监管不到位,特别是在职业教育中,因毕业生就业压力大,对这类中介公司的需求就更强烈。


他说,事实上,在“校企合作”模式中,职业学校自身也属于学生和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务中介”。学校如果不是直接跟企业对接,而是联系专业的劳务中介,这无疑拉长了利益链条。


“学校之所以再找中介,除了可以节约时间(学校不如这类中介掌握的企业资源多),也有规避法律的考量。学生入职后一旦出现问题,校方和中介就会互相推诿。所以,处于链条末端的学生最为被动和弱势,自身利益也最难得到保障。”



该案有一个细节是,邓广周曾在2014年开过一个名为常德三祥的对外劳务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5年9月注销。


《中国新闻周刊》对此类中介公司进行了暗访调查。河南某家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作为中介会与学校签合同,对外的说辞是,他们相当于学校的招生就业处。与此同时,该公司在全国多地都有合作的企业,南方企业为多,他们属于这些企业的人力资源供应商。


她表示,该公司给职业中专学生介绍实习单位,“我们不向学校收取费用,而且通常情况下,学校还会得到一笔报酬”。她说,有的专业用人单位需求量少,学校得不到报酬,“但如果将学生介绍到酒店、电子厂等专业性要求不高的地方实习,学校就会得到一定的报酬”。


关于学校能得到多少报酬,该工作人员表示,要根据不同情况由企业决定,如果企业急缺人,费用就会高一些,否则就会低一些。“(在实习期),有的学生每工作一个月,学校可以得到700~800元/月,低的时候也能得到一二百元。”


至于如何将这部分钱打给学校,她说,一般会与校方协商完成,比如中介公司以资助学生的名义打到学校账户,或者也可以私下直接给学校领导。


另外,有些劳务中介还向下延伸,培养他人加盟。比如广州一家成立于2020年7月的人才服务管理公司的经理就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与该公司合作的企业有800多家,遍布全国。想要共享这些企业资源、开办劳务中介分公司,有两种加盟方式:一是类似“线上工作室”的性质,不需要场地,合作技术服务费(加盟费)为16800元;第二种需要场地,类似于开分公司,加盟费为36800元。


“加盟后,公司都会对你进行业务培训,并且可以授权你使用我司的劳务派遣许可证、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授权期限是10年。”该经理称。


他还表示,按照国家规定,学校不可以直接跟劳务公司签合同,所以,该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教育公司,“到时,会以教育公司的名义去跟校方签合同”。


他说,介绍职校生进厂实习,作为劳务中介,每个月可以从每个实习生身上得到大约1000元利润。“按照实习期3~6个月来算,一批实习生一趟下来可以赚几万元,甚至十多万元。”


如果这些实习生是学校推荐给劳务中介进厂的,他表示,这1000多元的利润,劳务中介应分成给学校。至于如何与学校谈分成,需要专门的话术,“我们会给你培训,如果你不会谈的话,我们也可以派人过去跟你一起谈”。


该经理说,与他们公司合作的上百所学校中,职业学校为多,也有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大学。合作较多的实习单位主要是工厂,也有一些知名企业的大型仓库、电话客服等岗位,专业要求并不高,因此,公司每年可以输出大批量实习就业的学生。“这种跟学校合作的(业务)是稳赚的。”


这些年来,每当职校生实习、就业出现问题时,劳务派遣公司的乱象就会受到关注。邱文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各类劳务派遣公司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这类公司提交一些基础材料就可以登记成立,准入门槛也低。范黎波表示,甚至有些劳务中介为规避责任,经常在成立三五年或者更短时间内,就注销公司换马甲。出现问题后,一些务工人员会出现投诉无门的情况。


对外的劳务输出市场就更为复杂了。范黎波回忆,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为适应改革开放的需求,全国各省市都成立了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这种公司主要有海外工程承包和劳务输出两大业务,具有特许专营权,其他公司想做此类业务,必须通过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


“后来,我国取消了海外工程承包和对外劳务输出的政府管制,变得完全市场化。在这种背景下,成立对外劳务派遣公司的门槛就变得非常低。”


某法院内部人士指出,我国劳务输出市场秩序较为混乱,大小公司林立,性质不一,管理多头,“潜规则”丛生。


比如大的劳务输出公司将用人需求转包给小公司,出国费会层层追加,到工人头上甚至会翻倍;没有取得对外劳务输出经营权的公司,先用旅游签证、留学签证等非工作签证,把人送到出国再寻求务工机会。因不是从合法渠道输出,这些人员在国外的工作、生活、健康甚至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


2008年,《对外承包工程管理条例》施行,其中规定,从事对外承包工程外派人员中介服务的机构应当取得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的许可,并按照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的规定从事对外承包工程外派人员中介服务。


不过,市场上仍然混杂着诸多“黑中介”。今年8月,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在官网发文称,一些“黑中介”以高薪为幌子非法组织人员赴境外务工,获取非法利益。更有甚者诱骗公民偷渡出境,从事赌博、诈骗、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并采取非法拘禁、虐待等手段伤害劳务人员,危及其生命。


近年来,国内多地都曾进行过对外劳务中介专项整治工作。比如,今年7月,四川省人社厅开展了相关整顿,包括对未经行政许可从事职业中介活动、劳务派遣业务的,依法取缔;对未履行信息审查义务,发布不真实、不合法招聘信息的,为无合法证照用人单位提供职业中介、劳务派遣服务的,违规组织学生实习实训的,责令整改;对以就业中介为名违规收取求职费、押金等费用的,或者违规收取人事关系及档案保管费的,责令限期退还费用。其中涉嫌犯罪的,还将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文中孙晓婷、李晓寒、王莎莎、杨丹为化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声明:本网旨在普法,以行政处罚、媒体报道、司法判决等公开信息,以及本网“询法留言”中部分案例、社会供稿(核实后)为普法依据以案释法,宣传法制精神,普及法律常识。对内容中当事方不持任何立场。如有异议请联系:邮箱:fzyshlhpf@163.com
  服务:法律咨询可【询法留言】
关于我们 招聘公告 法律服务 顾问委员会 版权声明 询法留言 联系我们
联合普法官方公众号
业务指导:全国普法公益事业促进中心 主办:诚于信(北京)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国企控股)
Copy Right © 2022-2023 联合普法网 京ICP备14049919号-5